陈道明谈武媚娘被剪胸:中国没有分级制是问题

南都讯 特派北京记者贺蓓“如果说欧洲电影是在探讨上线,哲学问题,美国电影在探讨制度和人性,中国电影是在探底线。”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演员陈道明在无党派小组讨论结束后,被一群记者围堵采访。相比往常的避而不谈,今天的陈道明和善而热情。他今年的提案是关于“大文化”。他认为,审查对文化是一种不好的事,文化是不应审查,要靠自觉。

谈提案

编剧、演员、输出平台都要有大文化

“大文化”是陈道明今年提案的主题。陈道明认为,电影市场的良好构建,需要有三个平台的大文化合力。

他解释三个平台第一是编剧,需要有大文化的人,才能做原创剧本。第二个平台是演员,是执行文化的。第三个平台则是影视作品输出平台,也必须有大文化的人在。

“按道理说,演员是应该有文化,但现在没有文化也能生存,包括导演。”

谈审查

“不要动不动就审查,没意思”

陈道明说,不要动不动就审查,出规定,这是特别被动,没意思。“应该唤起文化人,做文化的人的文化自觉。”他意味深长地说,“如果说欧洲电影是在探讨上线,探讨哲学问题,观众到底能接受到什么程度,如果说美国电影在探讨所谓制度和人性,中国电影在探底线。”

当记者想要拍一下他的具体提案时,他幽默地回避,“你是要审查啊,看一看瞧一瞧,不能拍……”

谈武媚娘被剪胸

“中国没有分级制度是问题之一”

被问及武媚娘“胸被剪”事件,陈道明说自己没看过电视剧,不知道武媚娘是什么样的。“但审查一开始干嘛去了,给自己造成很大的被动。”他说,中国的电影电视剧没有分级制度也是问题之一。“作为一个文化平台输出的审查人,这个东西会不会影响人,大人不会受影响,但会不会影响孩子?做的时候如果能避免就好了。”

他认为,审查对文化是一种不好的事,好文化是不用审查的,靠自觉。他打比方,电影电视就像食品一样,要放到流通领域去,不是在我们家自己吃,“大人抵抗力好,吃了没事,孩子吃了有事吗?”

谈演艺圈黄赌毒

“他是吃饱了撑着”

如何看待演艺圈出现的多个黄赌毒事件?记者变着法而追问陈道明,他则变着法儿一直回避。“你为什么非得问这个呢?”最后,陈道明还是“投降”谈了它。

“我觉得它不在‘自觉’讨论范围,如果有些在人性上缺失的东西,我可以理解,但比如毒,根本不是在人的先天欲望之内。他连最低要求都做不到,他还去做,可见这件事情,他是吃饱了撑的。”


河北第二虎:不拘小节景春华

两会第一天,政协开幕,人大还没开,景春华就落马了。盛会也打虎,多鲜活的教材,代表委员们会上谈四个全面中的全面从严治党,最热乎的话题有了。


无关雷声

惊蛰,万物复苏,“桃始华,仓庚(黄鹂)鸣”,确是有色有声的时节,但在二十四节气的发源区域,初雷往往在一个月之后。待雷声出现的时候,万物不是惊醒,或许是惊吓吧。


傅莹的魅力在哪里?

傅莹的记者会为什么总是人山人海,她的那一种亲和力和女性特有的温柔,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赶场子去会美女偶像的感觉。在聆听她既有立场,又有感染力的表述时,你会用一种理解、甚至欣赏的心态涌现。于是,记者的提问不再刁蛮,而傅莹的话,很少会被变成媒体反驳的材料。


为什么总是外国记者问军费?

去年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美国记者提问了这个问题,新闻发言人傅莹回答得就不那么开心。今年问这个问题的,同样是外国记者(英国路透社),但是傅莹不仅没恼,还笑嘻嘻地顺便开了外国记者的玩笑。这一变化好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