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实际吸毒人数估测约16万 呈低龄化趋势

警方起获的饮料瓶(左侧第一个饮料瓶),所装的可疑白色液体经鉴定含有冰毒。海淀警方供图
警方起获的饮料瓶(左侧第一个饮料瓶),所装的可疑白色液体经鉴定含有冰毒。海淀警方供图

国际禁毒日临近,昨日上午,市政府新闻办通报北京禁毒工作。截至目前,北京在册吸毒人员3.3万人,估测实际吸毒人数达16万人;涉毒行为低龄化,最小吸毒者仅12岁;在册吸毒人员中,外地籍吸毒人员已超过一半。

毒品多省份分渠道入京“受多种因素影响,北京的毒品形势仍然不容乐观。”昨日上午,市公安局副局长陶晶通报了2015年全市禁毒工作情况。

陶晶称,外埠毒品多头进京,公路、铁路、民航、物流等渠道全面渗透,堵源截流压力持续增大。今年以来,仅市公安局治安检查站即查获涉毒违法犯罪人员860余 名,收缴各类毒品3.2公斤。2015年来,全市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2800余起,抓获毒品违法犯罪嫌疑人15000余名,缴获各类毒品240余公斤。

此外,非京籍吸贩毒人员增幅明显。截至目前,本市3.3万名在册吸毒人员中,外地籍人员达1.8万余名,占比超过一半。且外来贩毒人员呈现地域性特点,查获的贩毒人员中,黑龙江、河北、吉林、新疆等地较为突出。

“毒品问题与其他违法犯罪更是一对孪生兄弟,吸毒多伴随聚众淫乱,导致艾滋病传播,败坏社会风气。”陶晶表示,近10年来,共破获吸毒人员其他刑事犯罪案件5700余起,其中包括故意杀人案件25起,抢劫、抢夺、盗窃等侵财类案件1800余起。

截至目前,全市在册吸毒人员达3.3万名,估测实际吸毒人数达16万名。五年来,吸毒人员年均增长率为12.3%,呈快速发展趋势。

涉毒人员呈低龄化趋势

发布会上,陶晶表示,目前,涉毒行为人进一步低龄化,吸毒人员特别是青少年吸毒人员快速增长,问题严重。2015年,全市查获的9500余名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的5900余名,占62%,其中,最小吸毒者年仅12岁。

记者另从北京市高院获悉,2015年,25岁以下青少年被告人达到318人,占毒品犯罪案件被告总人数的20%。

“禁毒工作中,对于未成年人的预防是重中之重”。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局副局长姜良栋称,近三年,按照国家禁毒办要求,将青少年合成毒品作为重点,一 是成立一支预防队伍,二是编制一套适合中小学校的教材,三是在学校全民评比实现一票否决,从根本上预防未成年人沾染毒品。

亮点“朝阳群众”成禁毒新名片

去年奖励举报涉毒线索群众600余人次,发放奖金200余万元

在发布会现场,针对禁毒工作中群众发挥的作用,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陶晶特别提到了“朝阳群众”。

“许多涉毒违法犯罪的线索来自于群众主动的揭发检举,包括“朝阳群众、海淀网友”都提供了很多线索。”陶晶称,目前,市禁毒委员会以举报奖励的办法,鼓励群众积极参与禁毒斗争,2015年,共奖励举报涉毒违法犯罪线索群众600余人次,合计发放奖金200多万元。

朝阳群众、海淀网友’既成为禁毒工作的新名片,也是发挥群众工作的亮点,号召市民在自觉远离毒品的同时,积极投身禁毒工作,发现涉毒违法犯罪线索积极举报,为营造无毒的社会氛围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陶晶补充说。

冰毒液化溶于饮料 海淀首破液态毒品案

毒品重新固化后贩卖牟利;四名涉案人员被控制,起获固态、液态冰毒1公斤

从云南购买冰毒,将其液化后置于饮料瓶中伪装运至北京,再用化学方法重新固化后贩卖。在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队等协助下,海淀公安分局禁毒中队近日破获该特大涉毒案件,抓获4名涉案人员,起获固态、液态冰毒1公斤。据了解,这是海淀警方破获的首起液态毒品涉毒案件。

案件

群众举报毒品进京 吸毒人员当场被抓“近期有人从南方购买了一批毒品,并运输进京。”今年5月初,海淀公安分局禁毒中队接到群众举报,可能有毒品藏于饮料和食品袋中。

专案组走访摸排,依据线索锁定男子王某有重大嫌疑。“此人曾于近日驾车往返于北京与云南,在云南期间可能在当地购买了毒品。”侦查员表示,在调查王某同时,又发现一个名叫孙某甲的男子。

“两人的活动轨迹高度一致,很可能共同运毒进京。”为证实有关情况,专案组组织警力对二人开展跟踪设伏。

经过72小时的调查,民警确定了王某与孙某甲的住处,位于西城区某大厦内,孙某甲实为王某的“马仔”,两人同住,不仅共同购买、运输毒品进京,还经常招呼另两名男子常某和孙某乙来其暂住地,吸食毒品。

此时,专案组已经获取大量相关证据,为避免打草惊蛇,决定寻找适当时机,对王某等四人同时开展抓捕。

5月19日12时40分许,专案组得到线索,王某又招呼常某和孙某乙来其暂住地吸食毒品。民警迅速行动,在涉毒嫌疑人王某的住处将四人控制。

供述

毒品液化装饮料瓶 重新固化卖出牟利

警方介绍,在现场,王某携带了一灰色手提袋,里面装有七袋无花果食品袋,内有用透明塑料袋包裹的可疑黄色晶体一百余袋,以及其余盛装在脸盆、纸张、吸管、食盒中的可疑黄色晶体十余包,后经鉴定,内含冰毒570余克。

此外,在王某、孙某甲共同驾乘的轿车中,侦查员还起获多个盛有白色可疑液体的饮料瓶。后经鉴定,内含冰毒440余克。另两名涉案人员常某、孙某乙尿检均呈阳性,确定为吸毒无疑。

对于自己所犯罪行,王某供认不讳,坦言自己多方打听购毒渠道,从北京开车前往云南,购买了这批冰毒。为了逃避打击,将毒品液化后放置在饮料瓶中,伪装成饮料,蒙混过关。

此外,王某供述称,为了确保毒品购买和运输万无一失,雇用孙某甲帮自己“打下手”,液化到饮料瓶中的毒品运回暂住地后,再用化学方法将其重新固化,而后卖出牟利。抓捕时给他打电话的男子,只是一个朋友,两人一起来玩儿,多少有些交情,这次没提钱。

“王某此前曾因非法持有毒品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理,没想到他不思悔改。”民警说。目前,王某、孙某甲因涉嫌非法持有毒品已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常某、孙某乙因吸食毒品被行政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都什么年代了,官员还当自己是“父母官”

今人尝试以“公仆”取代“父母官”,主张官员不再为民父母,而是为民仆役,可惜效果并不见佳。


第一所幼儿园是怎么来的?

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福禄贝尔是德国教育家、现代学前教育的鼻祖。他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幼儿园”,其思想与实践对各国幼儿教育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