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白克力:就职国家能源局深感“压力山大”

在京西宾馆的第八会议室,当努尔·白克力出现时,新疆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发出了热烈掌声,欢迎他“回家”。

2014年12月,在新疆工作了整整30年的努尔·白克力由新疆自治区主席一职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一职。

尽管身上的职务变了,但他的口音和属于新疆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没有变。他说,不管离故乡多远,心中总会装着新疆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

就职能源局深感“压力山大”

为什么是努尔·白克力?许多人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其实仔细分析便会发现这项人事安排具有逻辑合理性。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最著名的能源富集区域,石油、煤炭预测资源量分别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0%和40%;而被寄予传统能源转型厚望的天然气,则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4%。

但谈及新的工作岗位,这位维族官员却深感“压力山大!”“你想想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为了推进‘四个全面’,实现能源安全保障,这个压力不可为不小。”

他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尽管现在能源供给方面相对宽松,但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变速期”,能源安全如何保障,能源结构如何调整,这些方面都要统筹解决,确实要下很大功夫。

“所以我感觉在国家能源局长的位置上,不比我当新疆自治区主席的压力小。”

努尔·白克力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在能源方面做的功课,比在新疆多几倍、甚至十几倍。“在能源领域我是个新兵,有很多东西要学,还要掌握情况,压力能不大吗?”

他笑言,“如果说过去考虑的只是区域性问题,而现在想的更多是能源生产、供给等方面,要从全国通盘考虑,甚至还要有一点国际视野,角度不一样了。”

“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

只是,除了要为国家的能源问题出谋划策,摆在努尔·白克力面前的还有另一项重要挑战——还国家能源局一个“清净”世界。

继2013年刘铁男落马后,国家能源局在2014年又有8名官员被纪检机关带走,一时间,能源领域深陷腐败漩涡。

“确实,去年有这么多人被带走,说明能源局内部反腐斗争形势非常严峻。”努尔·白克力说,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在能源局内部消除这种权力寻租的行为。

“但核心问题在哪儿呢?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关键是过去权力太集中。而且就集中在某一个司、处、人身上。长期以来,几个人管着全国能源领域的重大审批事项,问题能不严重吗?”

努尔·白克力透露,为了避免违法违纪现象再发生,去年国家能源局开始大力简政放权,取消了十八项审批权限。

“我想下一步还是要简政放权,严格依法办事,严格依法行政。”他说,“就是那句话,‘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制定责任清单、权力清单、负面清单,使能源局的管理运行机制更加符合市场本身的需求。”(完)

编辑:SN117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