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就“返乡日记”致歉:记者并未还乡

原标题:关于随笔《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的说明与致歉

2016年2月14日,《财经》杂志官方微信号发表一篇随笔,题为《返乡日记/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记述了记者高胜科对家乡的一些见闻与感受。

这 篇文章系《财经》春节期间系列随笔文章中的一篇,组织该系列随笔意在借过年重温习俗、回溯传统、描述家乡变迁。后经了解,高胜科今年并未还乡,只是根据过 往返乡见闻和今年春节电话采访而成,却发表于“返乡日记”栏目,是不严肃而且错误的;对于随笔中所述家乡的部分故事,在时间、地点、人物名称等细节方面, 记者也进行了加工,影响了文章的准确性,文字表述多有失当之处。文章一经发表,随后再经其他媒体修改标题之后转载,立即广泛传播,造成巨大的争议与负面影响。

《财经》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号发稿把关不严,发表未经严谨处理的随笔文章,给文中所述地区群众带来负面影响,并给广大读者造成困扰,对此我们深表歉意。

《财经》对文中所述细节正在进一步核实查证,并将严格新媒体操作要求和采编规范,以此为鉴。

《财经》编辑部

2016/2/26

附:

2016 年春节期间,《财经》微信公众号开设系列随笔栏目“返乡日记”,记者可以根据春节期间在家乡的个人观察与体悟进行写作。2016年春节,我没有返乡,通过 电话采访以及此前多次返乡所见和族人讲述,我对家乡的一些变化有所感触,对一些美好传统的流逝和一些陋俗尚存的遗憾,使我写下这篇随笔。

我的错误在于没有返乡但文章却以现场纪实的方式表述,在写作时,对情感表达缺乏克制、一些细节处理不严谨。比如涉及到家族人事,在姓名、时间、地点、部分信息上模糊加工,影响了这篇随笔的准确性与客观性、严肃性。

作为一个传统媒体从业人员,我对随笔文体的要求以及新媒体写作,认识不清,虽然主观意愿是希望家乡更好,但由于在采写上存在的不足和细节表述的偏差,它产生的负面影响巨大,对东北和我的家乡都过于沉重。

在此,我诚恳地向乡亲表示歉意,同时也向受到困扰的读者致歉,我也深刻意识到新闻记者的笔下有千钧力,不论报道还是随笔,都应该严格严谨严肃,客观克制克己。

《财经》记者高胜科

2016/2/2


农村剩男为何“饥不择食”?

春节我回家乡,乡亲们告诉我,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大多讨要30万,有的还规定要有车、城里还要有房。


体制内产生不出思想家怎么办

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这个路径就是,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


国民党近百年痼疾能改掉吗?

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从大陆到台湾,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


高铁票价会涨到高不可攀吗?

铁总作为国有部门,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