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油库在天津港爆炸后关停 此前搬迁已拖21年

苏皓

马达轰鸣,6个石油气储罐全部抽空后被快速注水。搬迁喊了21年,身处深圳闹市之中的清水河油气库终于在8月26日被全部关停。

这是天津港“8·12”爆炸事故发生后,深圳紧急关停的两个中大型油气库之一。1993年,清水河油气库附近的危险品仓库大爆炸,曾给深圳留下惨痛记忆,但最终促使其关闭的却是21年后另一座城市的惨痛教训,令人唏嘘不已。

另一个被关停的是蛇口油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该油库附近高楼林立,距离其最近的住宅小区仅有约200米,1公里半径内的住宅小区有10多个,涉及居民上万人。

过去十多年,几乎每年都有人大代表提议搬迁蛇口油库,但搬迁计划总是一拖再拖。

清水河油气库、蛇口油库之间的相似之处在于:在建设之初周边荒无人烟,但随着城市发展,人口越来越聚集,进而对居民构成威胁,政府也早意识到要搬迁。那么搬迁难题到底出在哪?现在承诺的搬迁计划是否会按期进行?深圳究竟还有多少个中大型油气库,如何预防和减少这类情况的发生?

从全国范围来看,深圳仅仅是“冰山一角”。据人民网报道,工信部部长苗圩8月底对外透露,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各省报来需要搬迁改造的具体项目计划,初步汇总了一下,全国有近1000家化工企业需要搬迁改造,总的搬迁费用大概4000亿元。

拖了21年的搬迁

蛇口油库位于深圳南山区后海大道与蛇口新街交界处,始建于1984年,占地面积约5.4万平方米,拥有20座油罐,库容量为3.8万余立方米,主要用于存放汽柴油和液化石油气等危险品。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场走访发现,蛇口油库周边1公里半径内的住宅小区就有10多个,包括港湾花园、春树里、金色海琴苑、奥城花园等,涉及居民超过1万人。

深圳市人大代表李继朝告诉本报记者,他早在2007年就提出了搬迁蛇口油库的议案,政府部门当年以正式文件给予答复称已有搬迁计划,很快会实施搬迁,但一直到今年8月之前都没有搬迁的迹象。

蛇口油库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它的旁边还有深岩燃气公司、深南燃气公司,一旦发生连环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李继朝曾测算,如果蛇口油库发生事故,5公里半径内至少有10万人受到影响。

“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不久,居委会就通知大家,蛇口油库到8月底停产,之后会搬迁。”家住港湾花园的王先生告诉本报记者。

8月14日下午,深圳南山区召开专题会议部署全区安全生产工作。南山区委书记姜建军强调蛇口油库必须搬迁,并提出了新的解决思路——采取“空罐”行动,即让蛇口油库停止生产、实行“空罐”,消除安全隐患。

南山区政府还成立了东角头油气库搬迁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在其督导之下,蛇口油库已于8月28日完成9400吨库存油料空罐、停止运营工作,转入清罐工作;深南燃气公司蛇口气站已于8月25日完成8.5吨库存燃气空罐、停止运营工作,注水、清罐工作也已全部完成;深岩燃气公司所属气罐储存量暂时从1650吨减少至1100吨,并将在10月31日前完全停止经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9月中旬欲进入蛇口油库进行考察,被工作人员以“油库重地不得随意出入”为由阻拦在门外。在蛇口油库的隔壁,记者看到深南燃气公司办公楼挂出了一条红色横幅,上面写着“深南燃气蛇口气站现已关停,储罐注水”。

类似的情形还发生在清水河油气库。1993年8月,震惊全国的清水河危化品大爆炸就发生在这个油库的旁边,距离仅百余米。由于在扑救中采取“死保油气库”的战略,以及风向等利好因素,该油气库才逃脱大难。

1994年,深圳市政府正式发文,要求清水河油库实行异地搬迁。然而,搬迁一直拖了21年,直到今年8月深圳市政府才决定将其关闭。

规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与天津港爆炸事故中的瑞海国际物流公司不同,蛇口油库和清水河油气库身处闹市的过程是被动的。

最初,蛇口油库周边都是荒山和滩涂,旁边几无居民区。但随着城市发展,该油库周边开始新建楼房,如今已是身处闹市之中,周围高楼林立。港湾花园建设相对较早,1997年就已竣工,其他住宅小区大多建于2000年以后。

也正是近十年来,随着居民人数的增多,人们对蛇口油库的担忧才开始显现,关于搬迁油库的呼声也越来越多。

根据2001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危险化学品零售业管的店面应与繁华商业区或居住人口稠密区保持500米以上距离。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根据地图测距和现场走访发现,蛇口油库与港湾花园的距离仅约200米,其周边1公里半径内分布着10多个住宅小区。

那么,油气库被住宅区包围的事实是如何发生的?

李继朝对本报记者表示,蛇口油库周边原来是工业区,但随着城市发展,逐渐变成了高新区、自贸区,人们对住宅的需求自然就多了起来。而住宅区与油气库距离太近,政府规划部门需要承担一定责任。

《第一财经日报》就此采访深圳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委员会,该部门并没有对为何油库周边出现诸多住宅的问题给予回复。

8月16日,姜建军在谈到蛇口油库搬迁问题时表示,从早年城市规划的角度来看,港口周边布局这样一些设施是符合要求的,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过去规划的油气罐与当前整个城市发展产生了冲突。

某大型开发商营销人员透露,公司在拿地前都会对土地周边的规划做彻底的摸查,一般都不会拿危化品仓储附近的地块,尤其是中大型开发商。一些小开发商由于不是上市公司,也不存在太多的品牌效应,在这方面相对弱一些,甚至会有所忽略。

从蛇口油库周边分布的住宅小区来看,情况也确实如此,负责开发的企业规模都非常小,它们有的甚至只开发过一个项目。

搬迁老大难如何破

令人困惑的是,深圳市政府早就意识到要搬迁两大油库,为何拖了数十年?

问题出在了搬迁用地上。1994年,深圳市政府决议搬迁清水河油气库,到2003年,清水河片区法定图则完成,该片区改造和油气库搬迁选址列入《深圳市近期建设规划》,再到2007年政府正式公布《深圳市油气及其他危险品仓储区规划建设和搬迁整治实施方案》,其间搬迁用地一直未能落实。

据了解,清水河油气库原本初步确定了搬迁用地,但相关手续办理没有明确,而油气库搬迁费用如何开支、搬迁补偿如何实施、搬迁后油气库原有土地如何处置等实际问题没有确定,这些都阻碍了搬迁进程。

关于蛇口油库的搬迁问题,深圳市发改委曾表示,市政府已规划建设成品油仓储区和液化石油气仓储区,其中成品油仓储区选址光明吊神山,液化石油气仓储区选址观澜樟坑径。而由于吊神山驻地居民不断上访,甚至阻挠现场工作开展,建设工作暂时搁置。

深圳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委员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正按照市油气及其他危险品仓储区规划建设和搬迁整治指挥部办公室的部署,积极推进相关工作。

至于搬迁最新进展,深圳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委员会以“秘密”为由不予公开回应。该部门对本报记者表示,2008年(深圳)市保密局《关于确认我市油气及其他危险品仓储区建设项目为保密工程的复函》(深密局函〔2008〕156号)文件中确定这些项目为秘密级工程,已要求在规划选址、报建、建设等环节保守秘密。

蛇口油库和清水河油气库关停了,深圳市其他油气库怎么处理?

深圳市经贸信委2014年年底在官网上公布的成品油仓储经营企业名单显示,目前深圳有7家成品油仓储经营企业,其中5家位于南山区(包括蛇口油库)。其中,位于南山区前海自贸区的妈湾油库库容量6万立方米,不过这家油库位于码头,周边并没有太多建筑物。

除了名单上的油库外,南山还有招商石化一湾油库、协孚油库、月亮湾电厂油库等。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场调查发现,协孚油库、月亮湾电厂油库周边半径1公里内也有几个住宅小区。这是否意味着未来它们也要搬迁?

“这就要求我们的规划部门要更加‘小心’,在审批住宅用地时格外慎重。”李继朝表示。制图/张逸俊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那些年多少尖子生上了中专?

为什么1949年后培养的杰出人才远不如民国时期?有一个原因被很多人忽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许许多多成绩优秀的初中毕业生上了中专。也就是说,这些优秀的学生,从此少有机会继续接受中国最好的教育,而是在初中毕业后分流,接受了中等职业教育,被培养成底层技术人员。


畸形的招商提成该寿终正寝了

“招商提成”正是产生于过去几年各地政府过于崇拜经济发展的现实土壤。而现在而言,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了“新常态”,地方经济发展也更应该遵从于市场规律;另一方面,政府也正在全面深化体制改革,商业气息过重的“招商提成”,也应该寿终正寝了。


联合国提升中国会费有没道理

其实联合国要改善和加强财政状况,除了挖空心思开源之外,节流可能是更加实际与有效的方法。联合国被拖欠的会费超过9.5亿美元,其中仅美国一家就拖欠了约8亿美元,超过了其一年的会费总额。


公务员在专业上傲得起来吗?

我也是老机关了,综合性部门、业务部门都干过,我想请教,在作者所在的综合性大机关,究竟有什么业务可以称之为过硬?又需要什么样过硬的业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