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火车站连续两年现坑洞 业主单位称问题难免

去年8月21日,东方论坛网友曾发帖称,火车南站车辆驶入南广场落客平台有两个大坑,每次总要颠着过去,网友质疑刚启用的新火车南站质量不高。 

6月22日,又有网友爆料,这个落客平台上又出现两个坑洞,而且已经很久了。该网友有同样怀疑:花巨资修建的工程,难道施工质量真的有问题吗? 

□记者 朱琳 摄影记者 高远

记者亲历 落客平台上两个坑,让不少司机“中招”

昨天上午9点多,记者到达南广场二楼的落客平台时,看到了这两个坑洞。

对比位置,与去年的相仿,两个坑洞最长处都有一米左右,可能因为最近雨水集中,坑里有些许黄色积水,其中一个坑洞里露出了钢筋。

网友在帖子中写道,一般只有出租车司机能熟练避让,私家车很难不中招,对此,记者下车做了随机采访,几乎很少有司机提前知道有两个坑洞,有一半左右出租车司机也表示不知情,往往在颠簸过后才发现。

记者注意到,整个落客平台(在塑料路障以外)大约10来米宽,除去边上一排即停即走的车位,剩下用于行驶的路宽约有六七米,车子少时,有个别车辆会“中招”;但当车流量增大,需要并排行驶时,几乎没有车辆能够幸免。

在记者采访的20分钟内,除个别熟悉路线或者开车谨慎的司机能躲过去,大部分司机都进了坑里,其间,“咯噔”、“咯噔”的颠簸声不绝于耳,偶尔还会溅起坑洞里的积水。

网友质疑 投入使用不到两年,为何会接连出现坑洞?

在论坛上,记者发现,落客平台出现坑洞已不是头一次了。

早在去年8月,就有网友曝光过同一个区域相同的事,从照片上来看,有的坑是新出现的。新火车南站是2013年10月底开始投入使用,距离上一次坑洞的出现不足10个月,而就在修缮过后的8个月内,又出了问题。有网友提出质疑:花了巨资修建的民生、门面工程,咋能这样呢?哪怕这次修好了,还会有下一次吗?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那么久了都没有人来修补吗?

于是,记者在昨天下午联系了多个单位或部门,询问此事。

宁波站回应 存在不少现实困难,会协调建设单位修补

记者通过火车南站建设指挥部找到了落客平台的业主单位——上海枢纽指挥部,工程科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核实沟通后回应了记者:

“刚刚确认过了,这个平台原来是修过一次,当时是在晚上的后半夜(0点之后)修的,但是效果并不怎么样,因为在次日凌晨的五六点就有车子压上去了,这种其实是有行业标准的,比如具体需要封道多少天才可以重新驶入,但我们也没有这方面的权限。”

但这名工作人员表示,虽然修补存在不少现实困难,比如没办法拦车,也不能长时间封道,再比如活不多,涉及的面却较广,不过他们还是会进行具体的部署。

“铁路宁波站的站长已经跟我们的专业工程师联系过了,我们也会跟具体施工单位——中铁建设集团联系,协调他们的人去修补,估计也会在后半夜开始修吧。”

“才使用一年多却接连出现坑洞,是因为路面本身质量不好吗?”记者追问。

“这个我觉得也可以理解,当时不是急着开通火车站的南广场吗?工期很短,在质量上有些问题也难免的。”他最后说。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白岩松会重蹈毕福剑之辙吗?

综合一假一真的两条消息,微信公众号“记者站”有信心判断,这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此次央视调整白岩松主持的两个节目,是一次正常的节目调整,被公众无限放大了,‘白岩松摊上事儿了’,基本可以肯定只是一些人的意淫。”


一个媒体人谈白岩松的对与错

在我看来,这个时候白岩松称公安干警“死亡”“离世”,并没有错。但对犯罪嫌疑人用“五十多岁的老汉”,“五十多岁的老汉”的新闻用语虽也没错,但并不恰当,为什么?一个枪杀了这么多人的人,显然是“犯罪嫌疑人”……


未成年人恶意欺凌也该受惩罚

我们的法律,不能把所有的未成年人当作保护对象。对于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的溺爱,就是在给社会制造不定时炸弹。就像网友所忧心的那样:“孩子长大后要不沦为沉默的帮凶,要不就会成为一个压抑的极端者。”


40年僵尸肉是如何漂洋过海的

“70后”猪蹄、“80后”鸡翅,你吃的泡椒凤爪“肉龄”可能有30多年,闻听此言,你的胃是否翻江倒海?有网友调侃:“这年头连肉都开始玩穿越了……也是醉了。”与其说醉了,不如说吐了,那些走私的僵尸肉是最好的催吐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